导航菜单

押注云业务 微软王者归来

?

%5C

经过几个优秀的季度,微软超越亚马逊和苹果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上市公司。

7月18日,微软2019财年业绩报告显示其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报告显示,微软财年收入超过1258亿美元,增长14%;净利润为392亿美元,增长137%。

值得注意的是,财务报告显示,在微软目前的三大业务中,智能云服务业务首次超越Windows作为家庭业务的个人计算业务,并成为增长驱动引擎。

超过四十年的微软已经错过了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浪潮。它曾经被称为日落企业。经过十多年的疲软,它终于回到了“国王”。

在这一增长背后,关键人物是现任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

临危受命

2013年,微软的市值从6000亿美元的峰值一路下降到不到300亿美元。当时的首席执行官鲍尔默宣布他将在明年退休。在这个时候,微软迎来了前所未有的低迷。

微软开始寻找新的继任者。严格来说,印度出生的工程师Satya Nadella不是一个受欢迎的接收器。许多人认为微软会寻找外人来负责,而不是纳德拉,他已经在微软工作了22年,但仍然非常低调。因此,当微软于2014年2月宣布Nadella担任首席执行官时,结果曾一度让业界意外惊讶。

纳德拉上任后就立即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将微软重新定位为一家提升全球生产力的云平台公司。

事实上,即使微软处于低谷,Windows和Office的两个主要工具仍然具有很高的盈利水平,这是由于微软产品的高粘度。

纳德拉清楚地看到了微软在这一领域的优势,并将其推向前进。他将Microsoft Office软件从纯计算机软件开发成一个完整的办公服务系统,这刺激了公司的购买欲望。他以月费和年费取代了单笔费用,彻底改变了Office的销售方式。一系列调整使Office 365成为微软历史上发展最快的产品之一。

在2018年,Microsoft还推出了Microsoft 365产品包,该产品包集成了Windows,Office 365以及企业安全和移动服务。 Nadra愿景中的“提升生产力的云平台公司”已初具规模。从这次发布的财务报告中也可以看出,31%的增长率受益于Office产品的传统优势。

云时代重生

在巩固传统优势的情况下,真正让微软扭亏为盈的是智能云业务。

在云计算诞生之前,服务器是互联网公司的痛点。大型互联网公司遭受了服务器濒临灭绝的限制。云计算可帮助公司将数据存储和系统构建从传统的自我维持服务器转移到在线云存储,这不仅可以释放物理空间,还可以显着降低业务成本。

2008年,《经济学人》预测云业务将彻底改变互联网行业。尽管如此,鲍尔默宣布他将开发一项研发投资为87亿美元的云业务,但该公司缺乏对云业务的愿景,该业务最初持平。

纳德拉上任后,他为微软制定了“云优先”战略。据媒体报道,当时纳德拉召集了100多名团队工程师,告诉大家该部门的业务应该转向云业务。他果断地切断了没有优势甚至成为负担的手机业务,放弃了Windows Phone,销售诺基亚业务,并将所有“资金和人力”弹药集中在云服务和人工智能上;他为云计算铺平了道路并以26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LinkedIn。引领大量业务用户进入云端;合理化组织结构中的关系,降低Windows优先级,并将云业务提升到最高水平。

在改造云业务后,纳德拉还提出微软应该使用人工智能来重新定义微软的所有业务。例如,所有Office产品都是人工智能的,PowerPoint不仅增加了自动翻译功能,还添加了图片的自动描述。至于微软对关键云服务的转变,包括Azure云服务中的认知服务,它也与人工智能密切相关。

在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最佳发展时期之后,微软并没有错过云和人工智能的时代。这一次,它的转变已经踩到了节奏。

根据微软的数据,世界500强公司中有95%使用的是Microsoft Azure云服务,后者已成为微软增长最快的业务。在本财务报告中,云服务首次创造了390亿美元的收入,首次超过了Windows业务的收入。

今天的微软已经彻底重生,从传统的PC操作系统服务提供商实现数字化转型,并依靠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布局,进入智能云时代和智能化优势。

重塑企业文化

2014年,微软的年度员工调查显示,大多数员工认为公司经历了严重的官僚政治和内inf,导致了创新的压制。

在纳德拉上任后,他要求该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阅读马歇尔罗森伯格的《非暴力沟通》,打破了微软的官僚政治和内inf文化。纳德拉废除了之前的员工个人评级系统,并更加重视团队合作。

在商业合作方面,纳德拉表现出更开放的态度。他重新审视了微软的形象和未来前景。

在20世纪90年代,微软曾被认为是保持竞争力的非常困难的合作伙伴。纳德拉决定完全翻开网页,结束与谷歌和亚马逊等公司的相互监督和斗争关系,打破长期存在的不信任障碍,并开始与这些前竞争对手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在纳德拉的努力下,微软与竞争对手谷歌的关系有所缓解。 2015年,两人同意终止公司纠纷。从那时起,微软和亚马逊一致宣布合作,以更好地整合他们的语音助理服务。

纳德拉在自传中总结道:“领导者必须同时看到外部机会,内部能力和文化,抓住机遇。”盖茨认为,纳德拉进行了大胆,自主的创新,他是人为的。智能和云计算等关键技术的投资给微软带来了新的活力。

目前,新的微软远非完美,但它至少学到了一些技术巨头应该学习的经验教训。